靈命塑造 對我按牧與牧會的影響


靳以撒牧師 / 教牧學博士班學生

從2001年14歲就奉獻給上帝,到2021年6月26日按牧,不知不覺已經有20年的時間了。在我生命中經歷了不同的階段,從讀神學班,接受聖經訓練,之後又接受神學學士訓練,一直到2019年2月在美國凱旋門基督徒之家牧會;看到上帝在我的生命中都預備了不同的恩師成為我成長路上的榜樣。在這裡,特別將一切的頌讚榮耀歸於天上的父神。

非常感恩劉富理牧師,成為我按牧的牧師,這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時刻。如果問,來美國最大的收穫是什麼?我想特別感謝上帝帶領我多次參加劉牧師所主領的聚會,並且能上到他所教導的教牧學博士科課程「地方教會信徒靈命塑造」。

記得很清楚,第一次聽劉牧師講道是在2017年8月27日,地點是和平教會,講道的經文是約20:19~23,主題是《我們需要聖靈》,內容是「領受平安,喜樂滿足;接受差遣,傳主佳音;依靠聖靈,完成使命」。

在講道結束以後,劉牧師就呼召說:「今天你願意接受聖靈的差遣的,請到台前來,我為你禱告。」當時,我非常感動,因為那時候剛來美國,是以陪讀的身份來的,不知道前方的服事何去何從;剛來美國時,也遇到了很多生活上與服事上的困難與挑戰,但是當聽到劉牧師的分享時,我知道這是上帝在呼召我,在美國這塊土地上依然可以繼續回應上帝的呼召。當時,我淚如泉湧,無法控制。

再一次聽劉牧師分享是在正道30週年慶的時候,劉牧師帶領大家唱詩歌《主啊,我在這裡》。這也是我第一次聽這首詩歌,又聽到了主對我說話並呼召我,當時淚如雨下對主說:「主啊,我在這裡。」因此,在我按牧這天,也選了這首詩歌《主啊,我在這裡》,作為對上帝的回應詩歌。

其實當時劉牧師並不知道我是誰,但是上帝透過劉牧師,把祂對我的呼召深深地印在我的心裡了。2020年4月份以來,因疫情影響,事奉上遇到了很大的挑戰,當時不知道如何解決,不知出路在哪裡。在2020年1月11日,我進到了劉富理牧師的「地方教會信徒靈命塑造」課,我一下子就被深深地吸引住了。整個課程中,我都流著眼淚。特別感恩的是,在課程中學習了「給耶穌寫信」和「每日一句話的操練」,然後,我就愛上了給耶穌寫信,透過寫信的方式來聽到上帝的聲音,也透過寫信的方式來表達對上帝的情感。在生活中,所有苦悶的事與又大又難的事,都能透過寫信的方式告訴耶穌。我驚喜地發現,透過幾個月寫信的操練,我開始對那些糾結與為難的事情不再在意了。當把所有的情緒透過寫信的方式交給耶穌以後,對人便充滿了溫柔與體恤,家人也覺得我的生命改變了很多,教會同工也覺得我改變很大。不知不覺中,我個人的生命成為了美好的見證,活在人群當中。

當然,在這個操練的過程中,我也有過軟弱。當發現不對的時候,就知道是忽略了給耶穌寫信,因此就會再次對焦在耶穌身上,透過每日的靈修、神給我一句話的操練,不斷地回到耶穌面前。我逐漸發現,自己的事奉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,開始更加渴慕耶穌,更加明白如何服事教會,也更加知道如何去愛弟兄姐妹。上帝透過我給祂寫信的方式,把教會的異象放在我的裡面,在面對弟兄姐妹需要的時候,也非常清楚上帝要我怎麼做。我也逐漸更加明白劉牧師常常說:「主啊!袮怎麼說,我就怎麼做。主啊!凡袮所不喜悅的,我就不想、不看、不聽、不說也不做。」原來,這些不是從書本中能夠學習與掌握的,而是透過給耶穌寫信的方式,從上帝那裡支取的。

「給耶穌寫信和每日一句話操練」,對我來說就是取之不盡、用之不完的屬靈寶藏,深深地影響了我的生命、家庭和牧會。在人生的事奉中,我也會把這樣的核心理念繼續不斷地應用到牧會中,應用到門徒訓練中,並運用到個人的婚姻家庭中。給耶穌寫信就如同打開豐富寶藏的鑰匙一樣,可以打開上帝對生活中每一個領域的恩典與祝福。

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