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每個拐點遇見祢!

黃成培院長、黃雲英師母及其一雙兒女

當成培就任正道福音神學院新院長的消息公佈後,一位一直支持正道和代禱的H姐妹寫信來:她從三年多前就開始為下一任院長禱告,成培就是她所禱告人選當中的一個。我們聽了很感動,一個心繫神國度未來的人,神就會幫助她看到前瞻性的需要,並帶領她與神同工,經歷神調兵遣將的佈局。今日成培能被委以重任,除了神的呼召以外,也離不開眾人的代禱,以及許多關顧、支持我們之人的塑造。

1990年我們從臺灣到種族意識很深的美國南部留學,期間蒙恩得救。當地白人教會突破種族偏見,對當地黑人和我們華人留學生給予關愛,使我們明白祇有神的愛,才能跨越彼此的藩籬。忘不了當年主任牧師80多歲的父母,對華人學生付出的愛。老先生每週日清早起來,親自開車接送學生們上教堂,不管颳風下雨,不管來回幾趟,他都甘心願意。老太太每年聖誕節都烤30個蛋糕,送給我們華人學生,每個學生的小孩也會在生日收到一個小禮物。然而,這樣的愛心在有些華人學生裡面,卻成為了被利用的資源,甚至有人在背後批評他們是「富有的白人老笨蛋」。當雲英以這些人的行為為恥,自認打抱不平地將這情況告訴老夫婦時,他們卻說:「衹要有一天學生們能想起耶穌基督對他們的愛,這一切就值得了。」當年雲英自作聰明,不瞭解神長闊高深的愛是透過人彰顯出來的。老先生退休之前是一個精明成功的生意人,老太太受過碩士教育,當了一輩子的高中老師。他們豈能不知人心的狡詐?然而,因耶穌基督的緣故,他們寧可默默地當「笨蛋」,選擇了無條件去愛。

在密西西比州,我們與當地黑人教會和黑人學生互動時,他們的坦率和熱忱,化解了我們身為華人保守和拘謹的民族性。有一次去熟悉周圍環境時,我們誤入一個黑人家庭的花園,男主人熱情地邀請我們進去觀賞。臨走時,還剪下一束玫瑰送給雲英,那束玫瑰的氣味至今難忘,芬芳裡帶著對華人的接納和友善—我們是他們今生所遇見和互動的第一對華人。人間情誼的可貴在於不同種族的陌生人,初次相見時便能相互接納,並給予溫馨的關懷。誰曾料想13年後,我們全家到非洲宣教,事奉來自非洲5個國家的黑人神學生。神的智慧何其深哉,祂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。

1997年我們畢業了,前往加州的矽谷工作。我們第一次進入華人教會,學習適應東、西方教會不同的文化和事奉的理念。我們在基督之家第三家學習、成長與服事,認識許多一同事奉的戰友以及一輩子的代禱者和支持者,教會也成為我們在北加州的娘家,每次回娘家都倍覺溫暖。其中有兩個家庭,承擔了非凡的責任。我們在2004年被差派至非洲宣教之前,差會讓每個宣教士都要填寫公證過的遺囑,其中最重要的一項就是兒女的監護權:我們若在工場殉道,兒女要交託給誰,由誰撫養他們長大。有兩個家庭在法律的文件上簽了字:若我們遇難,他們願意負全責撫養我們兩個兒女長大,並且承諾不會把監護權轉給未信主的祖父母,不會讓小孩在沒有耶穌的環境中長大。這個託付有可能會給他們的將來帶來一場法律上的監護之戰,又多了兩個小孩的撫養和教養的責任。這樣的恩情祇有神能報答他們。

2002年我們從神學院畢業後,來到洛杉磯的羅省第一華人浸信會事奉,與講國語、粵語、英文的弟兄姐妹們一起事奉和團契相交。國語部、粵語部的同工和弟兄姐妹們,成為我們從宣教工場返國述職時關顧的後盾,尤其是在我們的兒女生大病的那兩次,是他們以行動陪我們度過這樣的難關。他們的愛心和成全,幫助我們勝過惡者對我們兩個小孩的攻擊,使我們在孩子5個月的醫療之後,能夠再度回到非洲工場事奉。期間,成培也得到幾位講英文的屬靈導師的輔導和栽培,他們的鼓勵和成全,更加肯定了我們跨文化宣教的呼召。他們是我們一輩子的良師益友。

2004至2014年,我們被差派至非洲的肯尼亞宣教。我們的事奉主要集中在非洲傳道人的神學教育,為了培養出接地氣、能事奉的牧師,我們被派去牧養一個部落教會,瞭解牧養非洲教會的困難與挑戰。我們更加期望栽培出有大使命的牧師,使得他們對敵對部落(種族)的救恩有負擔,讓一觸即發的部落戰爭能夠止息。

初到工場的第一年,感謝白人宣教士的同工團隊,成為我們的屬靈遮蓋,幫助我們應對來自家人的反對力量,並融入當地文化。當成培的母親得知我們在肯尼亞宣教時,在他三弟的陪同下前來非洲探查狀況。當時,身為神學院校長的白人宣教士夫婦充當司機,用自己的車載著母親和三弟遍遊幾個著名的景點,為的是讓母親能放心回臺灣,不再對我們施加壓力。來自歐美的幾個宣教同工,也都熱情地款待他們到家中做客,讓母親覺得安心,因為有人照看他兒子的家庭。直到他們要離開時,母親還是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,覺得這只是一場秀。有智慧的三弟勸母親說:「若是成培有能力僱用這些白人來演出這一場秀,那麼表示他很有本事,會照看好自己的家庭,所以別擔心。若這一切的愛心表現,都是真的,那就更不用擔心,因為有人會照看他們。」同工團隊愛心的見證和三弟的這些話寬慰了母親的心,使我們面對的親情壓力得以緩解。

在我們不自知地觸犯當地的文化禁忌而受挫折時,校長夫婦總是會在一旁疏導,說明原委或提出應對方式,最後我們總能在笑看自己的錯誤當中,對跨越文化震撼這個鴻溝有進一步的認識,並且從中重新得力。至今仍忘不了校長太太所做的中餐美食(她是白人宣教士,幾道中餐美食不遜色於雲英所做的),以及她帶有療癒力量的笑聲,陪伴我們笑看錯誤和失敗。當一個宣教士能夠笑看自己因文化差異產生的笨拙或錯誤時,神就會賜給他得人的智慧和能力。

初為宣教士時,接待我們與他們同住的肯尼亞家庭,期間不只照看我們的生活和安全,也幫助我們融入當地文化和教會生活。每天晚餐後的説故事時間,幫助我們更快進入牧養當地教會的狀態。我們所參與事奉的兩個教會,待我們有非常的情份。在鄉下的教會,一些會友並不富足,但他們盡力把自家的雞所生的蛋存起來,等到週日聚會後,發給每一個牧師、傳道、神學生,一人兩個。主日的午後,我們常常手握兩個雞蛋,拿著一根甘蔗、一大串香蕉和一袋馬鈴薯,這些都是來自會友們的出產和種植。當他們自己不足時,還顧念到牧者的需要,身為牧者怎能不愛他們?不為他們設想呢?

三年後,我們在城市的多種族教會參與事奉時,認識了許多當地的白領階級和領袖。除了在這個世界取得成功以外,他們本身的能力和潛力,以及如何貢獻於神的國度,都還有待挖掘。所以成培說服教會領袖成立宣教委員會,專注在領袖培訓計畫。從他們的工作需要、領導管理,循序漸進到國度的人才需要,幫助他們認知神國度的異象和使命,以及參與神國度的榮耀職份。七年下來,這個城市教會成為當地十幾個中、小教會宣教的燈塔,邀請其他教會一起加入他們宣教的年會和行動。我們親身見證,宣教的使命使他們突破宗派和種族的藩籬,同心合意興旺福音。

返回美國之前,我們最後一次到這個城市教會辭行。主日聚會後,教會領袖辦了一個盛宴為我們送行。其中主事的一個長老脫口而出,叫我們「Baba Mission」和「Mama Mission」。頓時,我們夫妻相視無言,是驚喜,也是感恩。我們竟然成為這個教會宣教的孕育者。一切的辛勞,在這樣的認可中,得到百倍回報的喜樂和滿足。

2014年,神再次催逼我們離開生活和事工的安舒區肯尼亞,回到美國的華人教會推動宣教教育和大使命。我們陷入天人交戰中:非洲弟兄姐妹的情份讓我們萬分不捨,事工的果效讓我們放不下,自我成就的滿足感也讓我們走不開。然而,聽命勝於獻祭,我們再次降服於主耶穌面前,帶著百般的不捨離開我們所愛的非洲百姓和學生。

2015年開始,雲英繼續留在非洲內地會,擔任華人宣教的動員者和教育者。另一方面,成培在正道福音神學院擔任教職和跨文化研究科(即:宣教科)主任,推動跨文化研究科的設立和認證。期間,他代理過近兩年的學務長,以及擔任四年的教牧學博士科主任。從2021年7月1日開始,成培擔任正道福音神學院院長,這個角色任重而道遠。感謝神,有正道前兩任院長的鼓勵、栽培、塑造和成全,使得領袖世代交替中,最重要的屬靈生命、智慧、能力、資源,充滿恩典、毫無保留地傳承給成培,在神和人面前成為一個美好的見證。

一路走來,我們在每一個抉擇的拐點,都經歷神的帶領、平安、保守、恩典,還有人的成全和扶助。除了正道人和我們所屬的兩個地方教會以外,也有許多來自不同教會、不同地方的弟兄姐妹,在神的國度事工上,與我們同心合意興旺福音;在我們的家庭上給予代禱和支持,成為一個充滿馨香的見證。

今天,成培能夠承擔正道福音神學院院長的重責大任,完全是因神的恩和你們的恩而成的。在後疫情時代擔此重任,更需要你們的代禱和支持;站在峰頂上,面臨神學教育要突破的僵局和挑戰,成培此刻更需要你們加倍的代禱和支持,才能使他完成神所託付的工作。深信當主耶穌再來的時候,你們就是我們的榮耀,我們的喜樂!


X